手机现金网-推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手机现金网-推荐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31 11:05:1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外交的角度来看,我们是否有必要去追踪新冠疫情的来源?如果有必要的话,这个重要意义在哪里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说,中国人戴口罩,既保护自己又保护别人,西方人是生病了才戴口罩。再比如,中国是大一统国家、大一统社会、大一统文化,集体主义思想深入人心。老百姓配合,“封城”容易到位。西方国家崇尚自由主义、个人主义,“封城”不容易到位。纽约很多人拿着枪去找州长要自由、要民主,特朗普还支持,说你们下一次选举把州长给选下去。为什么?因为这个州长是民主党的。这就是美国感染人数、死亡人数一直往上涨、下不来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实是,中国的民意已经发生了变化,对美国的敌意在增强,我们能做些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评价外交成不成功,不是说硬的就是成功,软的就是不成功。对美国的判断对还是错,在于判断是真的还是假的。一个判断成不成立,合不合乎事实,这个跟软和硬是不挂钩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远程请到了他的几位外交学院 “院友”,还有一位在旧金山伯克利大学读书的中国留学生,袁南生曾做过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馆的总领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,日本民意普遍反美,没有一个日本人对美国有好印象,纷纷要求对美宣战。谁愿意与美决一死战,谁就是爱国;谁反对,谁就是卖国贼。没有人敢为不与美国开战说话。日本老百姓没有认识到,日本的国力不足以支撑同时与中美两个大国宣战,这等于自掘坟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是美国的大选年,特朗普在处理疫情的时候,有把它政治化的趋势。而且他提出来的三张牌:责备拜登亲中、责备世卫组织、责备中国瞒报疫情,本质上其实都是将矛头指向了中国。您认为我们在接下来的对外宣传方面,应该做怎样的回应,甚至说回击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认为,全国人大就国家安全在香港的实施进行立法,是因应香港履行宪制责任的实际情况,以及国际政治及香港社会目前的严峻形势,而采取的负责任做法,与《基本法》第23条的立法并不矛盾。我们认为,香港特区政府仍然需要按《基本法》23条的规定,尽快落实相关的立法要求,令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体系更为全面和完善。“过去几场大的瘟疫,病毒来源都没有成为核心的讨论议题,是不是因为现在美国当政的政客有他们这一代的偏见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为外交为国家利益服务,国家利益不能简单等同于民意。民意的任何承载者、任何提出者、任何表达者,他的处境、教育背景、知识结构、看问题的深度,都不可能比专业的外交人士看得更深、更全面,这就决定了外交应该不唯民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看到抗疫外交中,中国和美国这两个大国采取了完全不一样的对外政策。您是否觉得,疫情过后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的权力转移会加速?